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线上娱乐 >第二十一章 陈老爷,我对不起您

第二十一章 陈老爷,我对不起您

秦心颜白了上官安奇一眼,没有说话,也上了马车。

李大夫听到上官安奇的声音,险些没坐稳,直接从马车里滚出来,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心有余悸。

“哎,李大夫,您这是怎么了?”秦王妃问。

“没,只是秦王府的马车,真是太舒服了,我一下子兴奋过头,没有坐稳。”李大夫开口道。

“哦,您误会了,这不是秦王府的专用马车,不过还是烦请您坐稳了,因为要出发了,你若是晕厥过去,我就是用针扎,也要将你搞醒的。”秦心颜开口。

“小的会的。”李大夫一阵恶寒,应下了。

“出发!”秦心颜撩起帘子,开口。

“是,姑奶奶。”上官安奇一跃而上 “驾~!”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马车便停在了陈府的门前。

“咱们到了。”上官安奇撩起帘子,禀报道,“我去敲门?”

“废话,你不去难道我这个全城通缉的人去吗?”秦心颜没好气的开口,“你去敲门的时候,就讲李大夫终于想到了能够救陈家少爷的方法,故深夜登门造访。”秦心颜说道。

“是,姑奶奶。”上官安奇这便去了。

“这小伙子倒看着眼生,但是长得好看,比寰之都好要俊美太多了,是你新招进府的吗?”秦王妃发问。

“他既愿意当我秦王府的下人,那我就使唤着,反正如今也是用人之际。”秦心颜说罢,想起什么来,看向李大夫,道:“喂,你快撩起帘子,把脸露在外面。”

“啊?”李大夫一脸发蒙。

“照做,别问那么多。”秦心颜冷冷开口。

“哦。”李大夫便将身子探了出去。

很快,大门就敞开了,来人走近了些,瞅见李大夫探出半个身子在外头,便赶紧说道:“小的眼拙,竟没认出来是李神医您来了,快请进。您的马车,也直接进来吧,到前院再停下,老爷特地嘱咐的,李神医一来,就要赶紧请到少爷房间里去,不可耽搁。”

“谢过陈老爷。”李大夫说罢,便重新坐了回去。

李大夫瞥了一眼秦心颜,不过才十三岁的姑娘,都没长开,竟能这般聪敏,连这种小细节,都能算计的如此到位,连那外头那个家伙都能为她所用,自己原先真是小看了她,栽在她手里,也只能认命了。

上官安奇重新坐回马车前座,一路驶入陈家,畅通无碍。

以前来陈府的时候,自己都没有仔细的欣赏过,这陈王刘三大家,果真是名不虚传,这建筑这楼阁,这装潢这设计,精雕细琢,巧夺天工,亭台楼阁,尽出自大家手笔,简直就像是皇宫的缩小版,要什么有什么,有钱任性呵。

…………

等到马车再次停下的时候,秦心颜将李大夫率先推了出去,然后才下了车,秦王妃也跟着下了车。

“李神医,不知这几位是?”陈家的管家问。

“哦,这几位,是我的仆从,赶紧带我去见你家少爷,不可再耽误了。”李大夫道。

“神医说的是,是我疏忽,您请跟我来。”管家便带路了。

李大夫跟了上去,秦心颜紧随其后,上官安奇快步跟了上去,凑近秦心颜耳语,而秦王妃,却故意落在了后面。

秦心颜一进门,就看到躺在床上,忍痛难耐、不断地在翻着身子的陈寰之,还有一旁守着的水仙、陈老爷、陈夫人。

有一种恍如隔世般的相见,秦心颜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有些复杂。

要说想念?并不曾。

说不想再见到他们?似乎也不曾。

千愁万绪,齐齐涌上心扉,秦心颜不由得有些恍惚。

不过,这一次,陈寰之不会死了,活着,就好。

秦心颜抿了抿唇,担心被认出来,便将头低的更下了。

“会没事的。”上官安奇刻意压低的声音,准确无误的进入了秦心颜的耳朵里,秦心颜有些错愕的看向他,这个男人,不过这才第二次谋面,竟能知晓我此刻的心思?

“哎,收起你那副惊讶的神情,稍微注意一下你的人,都能知道你想什么,你也别太明显了,什么心事全部都写脸上。”上官安奇说罢,凑近了秦心颜,深吸一口气,满脸满足的开口道:“阳城第一美人,果然名不虚传,好香啊。”

“色胚,滚!”秦心颜将他推开,上官安奇借力上前,一个故意,将李大夫推上前去。

李大夫险些没有站稳,就直直的栽倒在陈寰之的床前。

“李神医,你没事吧?”陈老爷关切的问道。

“没,没事。”李大夫顺手将自己的手,搭在了陈寰之的右手手腕上,装作是在诊脉。

“听说李神医想到了救治寰哥哥的方法,还请神医赶紧说出来,不管要怎样,我们都照做。”水仙的声音带着几分焦虑。

李大夫回头,看了一眼秦心颜,秦心颜点了点头,挑了挑眉。

“好,我这就去写药方。”李大夫走到旁边的桌子上,开始奋笔疾书,将治愈之法,如实写出。上官安奇接过,扫了一眼,冲秦心颜的方向微微一笑,然后才将药方递给了陈老爷陈铮。

只不过,递过去的时候,上官安奇的手,故意地颤抖了一下,陈老爷陈铮一向是个敏感的,自然注意到了上官安奇的这个小细节,再一看他的神态,犹豫了一下,便没有接这个药方。

上官安奇料定他如此,索性‘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将药方高举在头顶,“陈老爷!我对不起您啊!”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愣,皆看向他。

趁此机会,秦心颜快步地走到了李大夫的身边,制住了他“老实点待着。”声音很低,但是却一字不漏的进入了李大夫的耳朵里面,李大夫点了万博体育英超官网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官方网娱乐秉承,诚信为本、安全信誉、客户至上的理念,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点头,便也不敢动了。

“你是李神医的徒弟吗?你为何要给我跪下,发生了什么事情?”陈铮问。

“我是李神医的仆从,但他的所作所为,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上次来我不曾说,今日,我一定要说。陈老爷您是阳城里出了名的大善人,陈家少爷更是出了名的菩萨心肠,您这么好的人,不应该被蒙在鼓里。就算我说出来、陈老爷您迁怒于我,将我一块上报官府,我也无所畏惧,毕竟这人命关天哪!”上官安奇声泪俱下的表演,陈铮便更加肯定了猜测,冷冷的扫了一眼那边表情也不大自然的李大夫。

“你说吧,我爹他做事情,一向一码归一码,算的很清,从不迁怒旁人。”床榻之上的陈寰之开口,声音微弱,但是却起了作用,陈铮伸手接过了药方,神色有异,水仙走过去将药方拿过来,觉得不对“这与早上给的药方也差太大了吧,李神医,你不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吗?”

“我……”李大夫准备开口,却被上官安奇给抢在了前面“几天前的夜里,我见李神医偷偷接见了一位贵客,神色有异,还遣散旁人,便觉得不对劲,趴在窗外偷听,却不想,竟然是一笔见不得人的买卖,那人让李神医想办法害死陈家的少爷,事成之后,许以重金。小的虽然只是个跟班,但也略懂医,看得出来,陈家少爷得的不是天花,不过是乍寒还暖的时节,一时没能适应,所以染了些风寒,因为饮食不调,才起了痘疹,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吃了治疗天花的药,便会与体内的寒气相冲撞,轻者上吐下泻,疼痛难忍,重者……”上官安奇道,看了一眼陈铮,不敢继续说。

“重者,死亡。”秦心颜开口,然后将李大夫扔在了床前,脚踩在了李大夫的后背上。陈寰之看了一眼秦心颜,嘴角微微一动,眸中涌上几分喜色。

“都是我的错,那人以我全家老小的性命相胁,逼我就范,我……对不起陈老爷,对不起陈少爷,我辜负了你们的信任,我……”李大夫面上紧张,打着哆嗦,别看这陈家只是商贾,但却出了个中书郎,还出了个军队统领,势力不可小觑,要是真的惹怒了他们,自己绝对没有好下场。

“你!亏我全家上下都对你以礼相待,对你百分之百的信任,你竟做的出这种事情来!我的儿子与你究竟是何仇怨,你想要害死他。”陈铮气的一脚踹了过去。

“爹,先别动他,让他先想办法救了寰之哥哥,然后再与他算账。”水仙开口,劝住陈铮。

“如今,可以救陈少爷的,便是陈伯父手上的药方,只要按照上面所写去抓药,不出两日,陈少爷一定无性命之虞。”秦心颜抬起头来,抬高了声音。

“心颜郡主,怎么是你?”陈夫人看着秦心颜,一时之间竟失了言语,退婚的主意是自己想的,可如今,深夜赶来救自己儿子的,却是被自己的弟弟要求圣上全城缉捕的心颜。

“是我,陈夫人如果信不过我,我秦心颜这两日就待在这里,若是陈家少爷病情没有好转,我任由你们处置。”秦心颜开口。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