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娱乐 >第487章 爹爹就是爹爹丫

第487章 爹爹就是爹爹丫

夏宝宝不断的说着,就连嗓音中都是带着笑意的,而且夏安暖也是听出来了,此时夏宝宝的嗓音中是带着雀跃的。

夏安暖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这个事情,因为她知道自己在短期之内是回不去的。

“抱歉宝宝,可能还需要更长的时间了……”夏安暖的声音小小的。

夏宝宝见之不肯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事实。

“不不不,不用的,妈咪不用的,你不用……和宝宝说对不起的,宝宝都知道的,宝宝知道妈咪你现在可能是有事情要做的,但是……但是妈咪你别要忘记了你可是和宝宝说了的,你不会忘记和宝宝的约定的吧?”

夏安暖现在还真的是不知道自己都和这个孩子做了什么约定。

就好似是知道了夏安暖已经忘记了一样,夏宝宝哼了一声,而后继续说道,“难道妈咪你这么快就忘记了你刚才答应了宝宝什么的吗?”

夏安暖还真的是有些尴尬了,“不是的宝宝……”

“你看你已经忘记了你刚才答应过宝宝说,不会离开宝宝和爹爹的,你说过你不会不要我们的,可是你都忘记了……妈咪,我现在是不是不能相信你了?”夏宝宝问的小心翼翼的,甚至还带着一丝不满意来,“如果要是这样的话,你就不是宝宝的妈咪了,宝宝的妈咪都是说到做到的,但是你不是!”

听到这话,夏安暖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

“不是的,宝宝,你……”

“那,那妈咪你会要爹爹和宝宝的是吗?”夏宝宝的声音中带着欢喜。

夏安暖无奈的看了傅君墨一眼,而后点头,“是,我会要你。”但是她没说自己会要唐爵。

因为此时的她跟就没做好去和唐爵在一起的准备。

“那爹爹呢?”夏宝宝现在虽然才五岁,但是她可是聪明着呢。

夏安暖一愣。

“妈咪你还没有说你会怎么对爹爹呢。”夏宝宝就好似提醒一样,继续说了一次。

夏安暖叹了一口气,“好,我不会不要你爹爹。”

听到这话的傅君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神色,但是这样的结果是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的,所以说……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就和最初一样,他早就已经选择放手了,不是吗?

他想要的不过是希望暖暖可以幸福罢了,只要暖暖可以幸福了,那么一万博体育英超官网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官方网娱乐秉承,诚信为本、安全信誉、客户至上的理念,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切……都不在话下了。

“好!妈咪,你可不能再忘记了,你要是又忘记了的话,那么宝宝以后可就不和妈咪你好了,那样的话妈咪你就是坏人了!”夏宝宝就好似是在威胁夏安暖一样,哼哼不已。

夏安暖失笑,“好,妈咪说话算数。”

“那宝宝就乖乖的在家里等妈咪哦,一定乖乖的等着妈咪回来。”夏宝宝想了想觉得似乎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所以又重新的说了一次,“不不不,宝宝会乖乖的在家里等着你和爹爹一起回家的。”

说完,夏宝宝一个人就笑了起来。

夏安暖此时的神色有些怪异,不过她也不能说别的,只能默默的应声好。

因此,当轩辕瑾回来看到夏宝宝坐在床上给夏安暖打电话的时候,神色还有些奇怪。

据他所知,夏安暖现在应该是被白家人给控制起来了吧?

被控制了的人还能继续打电话的吗?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白家人做事还真的是有些……过于LOW了。

轩辕瑾过去自然的将夏宝宝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夏宝宝也是相当自然的直接蜷缩到了他的怀里去了,继续絮絮叨叨不断的和夏安暖说着什么,他也不去打断,只是在一边安静的听着。

轩辕瑾这几天也是累坏了,他虽然是不怎么睡觉,但是身体上的疲惫感让他有些昏昏沉沉的。

一般只要夏宝宝在他的怀里,他都会在相当快的一段时间里睡过去,这一次也是一样,即便是在夏宝宝的笑声里,他还是睡的相当的恬然。

夏宝宝就好似是察觉到了轩辕瑾已经睡过去了一样,她连忙小声的和夏安暖说再见。

“妈咪,宝宝一回事儿再和你打电话哦,瑾哥哥回来已经睡着了。”夏宝宝的声音小的简直有些听不见了。

夏安暖有些舍不得,但是她已经打了好长时间的电话了,再这么继续打下去似乎也不太好。

夏安暖有些舍不得的将手机还给了傅君墨,在平息了好一段时间后方才缓缓说道,“我……我在宝宝的心里,是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

万博体育英超官网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官方网娱乐秉承,诚信为本、安全信誉、客户至上的理念,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

傅君墨笑了起来,“你怎么会想问这个问题?”

夏安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么一个问题,她就是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不是一个好妈妈,她在宝宝的心里是不是就是一个随时都会将自己的孩子给丢掉的存在?

夏安暖抿唇,“我……我就是在担心,我不知道我在宝宝的心里的形象是什么样的,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去……和宝宝相处。”

“你放心好了,你和宝宝之间的关系很好,你啊,你在她的心中简直就是最完美的存在。”

夏安暖笑,“真的吗?你没有骗我?我……我做的不好,我甚至都忘记了宝宝的存在,我不知道她……”

“这都不是你的错误,因为如若要不是因为……”傅君墨顿了顿,接下来却是没再说别的。

夏安暖明显的捕捉到了傅君墨的这个停顿,“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没有。”傅君墨不想让夏安暖继续听下去了,“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而已。”

果然,夏安暖的视线转移到了他身上去了,“嗯?什么事情?”

“唐爵。”傅君墨终究还是提到了这个男人,“你……似乎是忘记了这个男人的存在。”

夏安暖一下子就沉默了起来。

“暖暖,你就算是不想……不想承认,但是在这六年里,你喜欢的人,你所深爱的人还是唐爵。”

夏安暖嗤笑,“不会。”

“到底会不会,你应该比我清楚。”傅君墨叹了一口气,“暖暖,你不要自欺欺人了,这么下去真的不好……而且,刚才宝宝说的那些话你也应该都明白了,不是吗?”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